以案促改

科研腐敗終害己
發布時間:2018-8-30 15:17:45  發布人:tszzc  閱讀:1501

 科研腐敗終害己

——國家海洋環境監測中心海洋遙感室原主任趙冬至案例剖析

隨著科研投入的增加,科研經費使用存在的問題逐步凸顯,貪污、擠占、挪用科研經費等現象已經不是個案。一些項目負責人把科研項目當做“自家后花園”,把科研經費當成“個人活期存折”,這種思想違背了黨的宗旨,違反了國家法律,最終只能受到黨紀處分和法律制裁。國家海洋環境監測中心海洋遙感室原主任趙冬至就是這樣的一個典型。

見過趙冬至的人都能從他身上感覺到一股濃濃的“書卷氣”,面相和藹可親,經常帶著一縷微笑;說話不緊不慢、謙和有禮;工作時專注有序,面對一個個科學問題,他始終抱有一股不服輸的勁頭。可是,這些給人留下的良好印象都因為貪污套取科研經費的行為而崩塌。

成就斐然的科研專家

趙冬至是一名專家、學科骨干,這一點從他的個人履歷和學術成果來看,確實如此。

1989年,趙冬至從一所全國重點大學畢業,正是風華正茂、揮斥方遒的好時候。他具備扎實的科研能力,1996年因為海洋遙感監測技術工作需求,趙冬至作為急需人才,被引進到國家海洋環境監測中心,未滿38歲時,就被評定為正高級職稱研究員。2003年,未滿40歲的趙冬至迎來了職業生涯的一個高峰,他被聘為國家海洋環境監測中心海洋遙感室主任(正處級),從此有了能夠更好地申請項目、更多地支配科研資源的平臺。

擔任正處級領導干部之后,趙冬至更加努力工作并取得了一系列成果:先后主持或參加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國家863計劃、國家科技攻關計劃等國家級項目11項;承擔省部級和地方項目20余項;發表論文130余篇;作為主編或副主編,出版專著10部;作為主要參加者,獲得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二等獎1項,各類省部級獎項8項。2010年,趙冬至被聘為海洋環境監測評價聯合工作組首席責任專家,在全國海洋環境保護領域提供了技術支撐,發揮了重要作用。2012年,趙冬至人選大連市首批領軍人才培養工程,他所帶領的海洋遙感室榮獲“中國環境遙感應用突出貢獻先進集體”稱號。

堂而皇之的貪腐行為

隨著趙冬至取得的成績越來越突出,單位領導更加倚重趙冬至,部門同志也更加信服他的水平。可是,在成績和榮譽的光環下,他卻把目光放在了科研經費上,將貪腐的黑手一次次伸向了科研經費。他利用管理使用科研經費的職務便利,從小心翼翼地找管理漏洞,逐漸發展到堂而皇之地購買發票,甚至心安理得地用科研經費為自己的私家車買保險、做保養,最終使得自己遭遇了人生的“滑鐵盧”。

2007年至2013年間,時任國家海洋環境監測中心遙感室主任的趙冬至,利用職務便利,指使本科室秘書高某使用購買的發票在本單位報銷,套取科研經費共計人民幣1882000元。趙冬至將其中的人民幣584397元據為己有,并分給高某人民幣50000元。

此外,趙冬至指使高某以科研支出為名,將其私家車的日常保養費用在本單位報銷。至案發前,二人共非法報銷人民幣29347元。

綜上,被告人趙冬至、高某共同貪污本單位科研經費合計人民幣613744元。

最終身陷囹圄

20141222日,遼寧省大連市西崗區人民法院審理遼寧省大連市西崗區人民檢察院指控被告人趙冬至、高某犯貪污罪一案,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條第一款、第三百八十三條、第二十五條、第二十六條第一款、第二十七條、第六十三條、第六十七條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處理自首和立功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第(一)項之規定,認定被告人趙冬至犯貪污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年;被告人高某犯貪污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被告人趙冬至、高某不服,提出上訴。

201554日,遼寧省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駁回了趙冬至的上訴,以貪污罪判處趙冬至有期徒刑六年。經審理查明,2007年至2013年問,趙冬至利用職務便利,指使他人使用購買的發票在本單位報銷,套取科研經費共計人民幣1882000元,并將其中的人民幣584397元據為己有。此外,趙冬至以科研支出為名,將其私家車的日常保養費用在本單位報銷,非法報銷人民幣共29347元。

201556日,中國共產黨國家海洋環境監測中心委員會報請中共國家海洋局紀律檢查委員會、監察部駐國家海洋局監察局同意,給予趙冬至開除黨籍和開除公職處分。

扼腕嘆息后的深思

一名成果累累的科研專家,何以踏上了違紀違法之路,走到了法律的對立面?本案給我們留下了無盡的思考。

單位的同事聽說,他在服刑期間,利用有限的時間撰寫科學專著,已經完成了20余萬字的初稿。在佩服他的意志之余,人們也不禁唏噓,趙冬至本應擁有更加光明的未來,一個個科學問題等著他去攻克,然而現在卻身陷囹圄。為什么他會走到今天?在鐵窗內編寫的著作會讓他真正獲得重生嗎?

雖然,從案發至今,我們再沒見過趙冬至,也不知道他是怎樣的心境。但我們可以進行一些猜測。2003年,趙冬至剛被聘為海洋遙感室主任時,他的月工資是3481元;到2007年,他的月工資是5318元;這樣的工資水平雖然比所處地區平均工資水平高,但顯然達不到“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程度,而且工作強度大、加班加點是常態,這些是不是導致他心理失衡的原因呢?看到一些其他單位的科研人員采取違規手段套取科研經費而未被處理,這是不是增加了他的僥幸心理呢?

當然,有一點是我們無需猜測的。多年來,趙冬至把自己定位為一名科研人員,整天忙的是科研、談的是業務,注重的是專業技術方面的學習和發展,對政治學習的興趣不大。作為一名共產黨員,忽視了政治理論學習,不在意法律法規和規章制度的學習,理想信念就會崩塌,對錯誤思想和錯誤行為的抵制能力就會降低,對自己是國家工作人員的身份就會沒有正確認知,久而久之就會不自覺地放松對自己的要求,從而逐步滑向錯誤甚至是違法的深淵。

    一位專家、技術骨干就這樣滑入了犯罪深淵,他的政治生命戛然而止,他或許再也不能在那花園式的環境中做科研,再也不能在全國海洋綜合管理的技術支撐舞臺上展現自我,再也無法站在領獎臺上享受閃光燈的“青睞”,結果就是這樣冰冷。《菜根譚》有言:“人只一念貪私,便銷剛為柔、塞智為昏、變恩為慘、染潔為污,壞了一生人品。”做科學研究就不能想著發大財,作為國家工作人員就要時刻想著紀律約束。“任他塵世多喧囂,靜我凡心立功名。”科研人員要能夠耐得住寂寞、守得住底線、愛惜羽毛,正確認識和處理個人的價值追求,勿因小失大,勿因一時之欲毀掉過往的榮譽,造成不可挽回的損失。

 

網站合作上海按摩
河南快320190608023